旅行

抱过.吻过.分开. We Kiss.We Hug.We Apart. by Mango Loke

抱过,吻过,分开. We hug before, We kiss before and now We apart Vietnam 2008. Canon 1DMKIII 16-35mm f2.8L 1/250 f4.0 ISO200  前几天与相识多年的朋友聊天,聊起了摄影。 她说我多年前有一张照片令她印象深刻, 甚至乎至今就连标题都任然记得清楚.  回到家后立刻由电脑找出七年前的哪一张照片. “We hug before, We kiss before and now We apart".  时间过得真快,如此一闪就七年了.  过去无论是好是坏,都过去了. 留下的一段回忆也已经释怀.   此时听着陈奕迅的歌,“  猜情尋” 好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FASUEFWvpY    猜情尋   曲:吳國敬/孫偉明   詞:林夕   編:吳國敬/孫偉明    遊戲就算輸了亦有限 難過像過山車哪麼辦   前程不管可否錦繡 加燦爛   認真地玩 全心去玩 更好玩    遊戲若有輸也就有贏 除了力氣當然也講命   明明當初貪玩 怎麼想博命   何必面青 何必太驚 快聽聽    *別當你要奮勇血戰 無論聰穎或愚笨    猜猜情尋 雖不如人 不影響你笑臉迎人    沒有說過你要戰勝 留下歡樂便無憾    猜猜情尋 猜猜情尋 玩輸可以勝過別人    多一餐好教訓*     前進後退不過是個夢 搖過蕩過不失個好夢   前程不管可否錦繡 都有用   目標落空 才可有空 放輕鬆    REPEAT*    可以勝過別人 MMH... YEAH    REPEAT*    YEAH...... 不必當真   


抱过,吻过,分开. We hug before, We kiss before and now We apart
Vietnam 2008. Canon 1DMKIII 16-35mm f2.8L 1/250 f4.0 ISO200

前几天与相识多年的朋友聊天,聊起了摄影。
她说我多年前有一张照片令她印象深刻,
甚至乎至今就连标题都任然记得清楚.

回到家后立刻由电脑找出七年前的哪一张照片.
“We hug before, We kiss before and now We apart".

时间过得真快,如此一闪就七年了. 
过去无论是好是坏,都过去了.
留下的一段回忆也已经释怀.

此时听着陈奕迅的歌,“猜情尋” 好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FASUEFWvpY

猜情尋
曲:吳國敬/孫偉明
詞:林夕
編:吳國敬/孫偉明

遊戲就算輸了亦有限 難過像過山車哪麼辦
前程不管可否錦繡 加燦爛
認真地玩 全心去玩 更好玩

遊戲若有輸也就有贏 除了力氣當然也講命
明明當初貪玩 怎麼想博命
何必面青 何必太驚 快聽聽

*別當你要奮勇血戰 無論聰穎或愚笨
 猜猜情尋 雖不如人 不影響你笑臉迎人
 沒有說過你要戰勝 留下歡樂便無憾
 猜猜情尋 猜猜情尋 玩輸可以勝過別人
 多一餐好教訓*


前進後退不過是個夢 搖過蕩過不失個好夢
前程不管可否錦繡 都有用
目標落空 才可有空 放輕鬆

REPEAT*

可以勝過別人 MMH... YEAH

REPEAT*

YEAH...... 不必當真
 

喇嘛.Monk by Mango Loke

喇嘛.Monk  Nepal 2009 CANON 1DMKIII 70-200mm F2.8L 1/40 F7.1 ISO200    这是一张为住在加德满都Swayambhu寺院就读佛学的喇嘛拍的合体照.   哪一位喇嘛师兄说他们都来自西藏,再过不久他就会过去印度继续他的佛学课程, 而其他的小师弟会留下继续课程.   回国以后,我把照片打印了出来,托一位在我国打工又即将回国的尼泊尔朋友, 把照片托送过去给他们. 这是我答应过他们的事. 不久过后,哪一位尼泊尔的朋友透过FB告诉我已经把照片交到了他们的手上,不过师兄已经离开,只剩下一两位小师弟而已. 不懂当他们收到了打印出来的照片是怎么样的心情,不过我就非常开心. Namaste.


喇嘛.Monk
Nepal 2009 CANON 1DMKIII 70-200mm F2.8L 1/40 F7.1 ISO200

这是一张为住在加德满都Swayambhu寺院就读佛学的喇嘛拍的合体照. 
哪一位喇嘛师兄说他们都来自西藏,再过不久他就会过去印度继续他的佛学课程,
而其他的小师弟会留下继续课程. 

回国以后,我把照片打印了出来,托一位在我国打工又即将回国的尼泊尔朋友, 把照片托送过去给他们. 这是我答应过他们的事. 不久过后,哪一位尼泊尔的朋友透过FB告诉我已经把照片交到了他们的手上,不过师兄已经离开,只剩下一两位小师弟而已. 不懂当他们收到了打印出来的照片是怎么样的心情,不过我就非常开心. Namaste.

克什米尔的小孩. The Kashmiri Children. by Mango Loke

克什米尔的小孩. The Kashmiri Children. Srinagar.India 2013 CANON 1DX 70-200mm F2.8L 1/200 F3.5 ISO1000  生活在Dal Lake里的水上村庄,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而划船是最基本的必须技能,即使是小孩也能够划似模似样. 我这个旅客,对划船一窍不懂,胆子粗粗租来了一艄船(shikara) 东碰西撞的划进了Dal Lake探索. 我记得当日我划累了 停在湖旁的一间小小的杂货店买饮料的时候 一位当地的妇人抱着一位大概是一岁大的婴儿向我招手 问我是否可以载她出去市镇,因为小孩生病了.虽然我是很想帮她. 但是以我的划船技术,一直撞到出去市镇都应该是天黑了吧 会耽误了小孩看医生的时间. 我推了她的请求,休息了一会,继续的, 撞来撞去. 划船, 不错,好玩 :)


克什米尔的小孩. The Kashmiri Children.
Srinagar.India 2013 CANON 1DX 70-200mm F2.8L 1/200 F3.5 ISO1000

生活在Dal Lake里的水上村庄,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而划船是最基本的必须技能,即使是小孩也能够划似模似样.
我这个旅客,对划船一窍不懂,胆子粗粗租来了一艄船(shikara)
东碰西撞的划进了Dal Lake探索. 我记得当日我划累了
停在湖旁的一间小小的杂货店买饮料的时候
一位当地的妇人抱着一位大概是一岁大的婴儿向我招手
问我是否可以载她出去市镇,因为小孩生病了.虽然我是很想帮她.
但是以我的划船技术,一直撞到出去市镇都应该是天黑了吧
会耽误了小孩看医生的时间.
我推了她的请求,休息了一会,继续的, 撞来撞去.
划船, 不错,好玩 :)

冲凉的孩儿.The Bathing Boy by Mango Loke

冲凉的孩儿.The Bathing Boy  印度. India. 2013 CANON1DX 16-35MM 1/100 F10 ISO500   在民宿租来了一艘船,Shikara 独自一人划进Dal Lake的水上村庄探索 在探索期间被一阵欢笑声吸引住 原来有一位小孩在水上村屋前面冲凉. 他坐在一个大水盘里,用水管从湖里抽水到盘中 然后用小水壶盛起盘里的湖水,一壶接一壶由头冲下, 一面冲就一面发出无比欢乐的笑声.   不是没有见过小孩冲凉,只是没看过有人冲凉可以冲的那么的欢喜,完全乐在其中.  快乐是什么?快乐是...对不起,我又多想了. -Dal Lake. Srinagar. India 2013   


冲凉的孩儿.The Bathing Boy
印度. India. 2013 CANON1DX 16-35MM 1/100 F10 ISO500

在民宿租来了一艘船,Shikara
独自一人划进Dal Lake的水上村庄探索
在探索期间被一阵欢笑声吸引住
原来有一位小孩在水上村屋前面冲凉.
他坐在一个大水盘里,用水管从湖里抽水到盘中
然后用小水壶盛起盘里的湖水,一壶接一壶由头冲下,
一面冲就一面发出无比欢乐的笑声.  
不是没有见过小孩冲凉,只是没看过有人冲凉可以冲的那么的欢喜,完全乐在其中.

快乐是什么?快乐是...对不起,我又多想了. -Dal Lake. Srinagar. India 2013

 

补鞋档的小孩. The Children at the Cobbler Store by Mango Loke

补鞋档的小孩. The Children at the Cobbler Store   India 2013 CANON 1DX 16-35mm F2.8L 1/80 F6.3 ISO800   在Leh停留了十天,住在Changspa Road里面. 每日出门都必须经过Changspa Road大街路口. 路口旁有一印度人的补鞋档口,档口旁边还有一对年轻母子, 除了晚上,大致上每次出入路口都会看见他们,  有时候会摆起民族首饰摆卖,有时候只是坐着伸手讨吃。而那大概四五岁的小孩,有时候哭着让妈妈给喂饭,有时候嘻哈哈的与路人逗玩,这边跳跳,那边跑跑, 很自由似的自得其乐.   回顾当日一次路过拍下哪小孩的照片, 很自然的就会将他与自家国内的小孩做比较. 哪一方会哪一方比较开心?快乐?有前景?多想了, 我不懂.   


补鞋档的小孩. The Children at the Cobbler Store
India 2013 CANON 1DX 16-35mm F2.8L 1/80 F6.3 ISO800

在Leh停留了十天,住在Changspa Road里面. 每日出门都必须经过Changspa Road大街路口.
路口旁有一印度人的补鞋档口,档口旁边还有一对年轻母子, 除了晚上,大致上每次出入路口都会看见他们, 
有时候会摆起民族首饰摆卖,有时候只是坐着伸手讨吃。而那大概四五岁的小孩,有时候哭着让妈妈给喂饭,有时候嘻哈哈的与路人逗玩,这边跳跳,那边跑跑, 很自由似的自得其乐. 

回顾当日一次路过拍下哪小孩的照片, 很自然的就会将他与自家国内的小孩做比较.
哪一方会哪一方比较开心?快乐?有前景?多想了, 我不懂. 
 

和平可贵.The Struggle of Peace by Mango Loke

和平可贵 .The Struggle of Peace   India 2011 CANON 1DMKIII 70-200mm F2.8L 1/160 F2.8 ISO2500   在印度Dharamsala遇见流亡于此地的西藏人抗争游行. 和平可贵, 却难求...   “Bulug (59) who was serving a five-year prison term in Powo Tramo died after succumbing to grave injuries yesterday on 25 March 2011 at around 12pm Lhasa time.Bulug who was formerly the head of Takchen Kye village from Zikay Township (Jonda County) was serving his prison term since 2009 in Kongpo Nyintri, Powo Tramo (TAR Prison no.2)" (当天游行所派发的文稿)   


和平可贵.The Struggle of Peace
India 2011 CANON 1DMKIII 70-200mm F2.8L 1/160 F2.8 ISO2500

在印度Dharamsala遇见流亡于此地的西藏人抗争游行. 和平可贵, 却难求...

“Bulug (59) who was serving a five-year prison term in Powo Tramo died after succumbing to grave injuries yesterday on 25 March 2011 at around 12pm Lhasa time.Bulug who was formerly the head of Takchen Kye village from Zikay Township (Jonda County) was serving his prison term since 2009 in Kongpo Nyintri, Powo Tramo (TAR Prison no.2)" (当天游行所派发的文稿)
 

三代同堂.The Baltistanis Family by Mango Loke

三代同堂.The Baltistanis Family   India 2013 CANON 1DX 70-200mm F2.8L 1/100 F4.0 ISO500   居住在Nurba Valley最尾端Turtuk Village的村民,Indian Baltistanis. 巴基斯坦民族血统的印度人. 两国战争连年,直至1971.  “On the night of December 13, 1971, the people of this village went to sleep in Pakistan. The next morning, they woke up in India. 1971年十二月十三日的晚上,这里的村民在巴基斯坦入睡. 隔日的早上他们却睡醒在印度.”(Said of Turtuk villager, online resource) -Turtuk Village, Nurba Valley, India 2013         


三代同堂.The Baltistanis Family
India 2013 CANON 1DX 70-200mm F2.8L 1/100 F4.0 ISO500

居住在Nurba Valley最尾端Turtuk Village的村民,Indian Baltistanis. 巴基斯坦民族血统的印度人. 两国战争连年,直至1971.

“On the night of December 13, 1971, the people of this village went to sleep in Pakistan. The next morning, they woke up in India.
1971年十二月十三日的晚上,这里的村民在巴基斯坦入睡. 隔日的早上他们却睡醒在印度.”(Said of Turtuk villager, online resource) -Turtuk Village, Nurba Valley, India 2013

 

 

 

自然与和谐.Natural Harmony by Mango Loke

自然与和谐.The Natural Harmony   印度. India. 2013 CANON1DX 70-200MM F2.8L 1/500 F8.0 ISO320  在印度Leh郊外以南十五公里处有一寺庙Shey Monastry. 在寺庙正前方有一湖叫做圣鱼湖Holy Fish Pond. 此圣鱼湖非常小,“圣 鱼”不多,只有几条隐隐约约在湖里漫游,  小湖中竖立了一个残旧的名牌,湖边杂草丛生。 在平地看过去这只是一个平平无奇而且还有少许荒废的小湖  何以称为Holy Fish Pond?我真是不解. 然而,当我爬上了Shey Monastery最高处.  由高角度的方向望下, 平平无奇的Holy Fish Pond却让我看见了另一番面貌.  湖水的支流  反映着天空的  深蓝  ,犹如画笔画过哪  看似苲草丛生却  青绿  的草地  草地上有几只零散悠游放牧的黄牛与灰棕色的驴子 位置正好围着草地中的一棵大树,形成一个圈的形状 加上带着棕红的水草,红黄蓝青的主色都齐全了 多么自然和谐的一副画面啊:)  凡是都有两面,试着换个角度,看似荒废的可能也有其美丽的一面. 摄影如此,做人如此也.


自然与和谐.The Natural Harmony 
印度. India. 2013 CANON1DX 70-200MM F2.8L 1/500 F8.0 ISO320

在印度Leh郊外以南十五公里处有一寺庙Shey Monastry.
在寺庙正前方有一湖叫做圣鱼湖Holy Fish Pond.
此圣鱼湖非常小,“圣鱼”不多,只有几条隐隐约约在湖里漫游,
小湖中竖立了一个残旧的名牌,湖边杂草丛生。在平地看过去这只是一个平平无奇而且还有少许荒废的小湖
何以称为Holy Fish Pond?我真是不解.
然而,当我爬上了Shey Monastery最高处. 
由高角度的方向望下, 平平无奇的Holy Fish Pond却让我看见了另一番面貌.
湖水的支流反映着天空的深蓝,犹如画笔画过哪看似苲草丛生却青绿的草地
草地上有几只零散悠游放牧的黄牛与灰棕色的驴子
位置正好围着草地中的一棵大树,形成一个圈的形状
加上带着棕红的水草,红黄蓝青的主色都齐全了
多么自然和谐的一副画面啊:)

凡是都有两面,试着换个角度,看似荒废的可能也有其美丽的一面.
摄影如此,做人如此也.

台湾女生 by Mango Loke

Poon Hill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Panorama Stitching   六年前的Poon Hill日出。我记得那一段由Tatopani到Ghorepani的路程,爬了近十小时各式各样无穷无尽的梯级. 一眼望上去,除了梯级还是梯级,每一次爬累了都会问背夫还有多久才到,而他只会答two three hour。Two three hour过后,还是同样的问题,还是同样的答案.梯级梯级, 这一天肯定是我人生中爬过最多梯级的一天. 回到马来西亚之后,有一次到黑风洞,看着那272级的楼梯,这...算什么嘛...  Tatopani的梯级经历的确令人难忘,然而令这一次的经历更深刻的,反而是当天所认识的一位台湾女子.  这一位女子在途中已经有遇过,只是没有交流. 看她体积细小,但是步伐轻快,背着一个小背包,没看见有背夫随行,穿的并不是登山鞋,是一双松高包鞋,这是令我觉得惊讶的. 当日旁晚到达Ghorepani,入住了民宿,在晚饭时间再次遇见了她,原来我们都住在同一间民宿.  我们聊起了这一次安娜普纳旅程的经历,她说她是来自台湾, 由印度入境尼泊尔,不懂尼泊尔有什么地方好玩,在旅行社随手拿到一张尼泊尔的旅游小册,看到了安娜普纳,觉得好玩,就入山了。一路上她也没有特别的预备什么,药物,登山用具都不俱全. 我好奇问她如何越过Thorong La Pass?,她说就只穿了一件暖衣加一件防风外套,还有那一双松高包鞋, 就如此的装备越过的,还调皮的说“好冷的耶...”  想起自己过Thorong La Pass的时候是多么的狼狈,我大概穿了四件暖衣加风衣,两件暖裤加防风裤,套着三曾的手套,身上还贴了几个热贴包,而她只是轻轻松松的,加上一句“好冷的耶”就过了,说起了真的有少许自愧不如...   看她娇小的身形,面色有少许苍白的模样,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强壮. 心想她  一定是类似瑜伽老师或是与修炼体能有关的人士. 问她是从事什么行业? 她说她只是一位幼稚园老师-  的助手.   不想干了就辞职去旅行,到现在为止  已经半年了.    他的路线跟我是一模一样. 三月三日我入山,行程十四天,当中还乘坐公车两天,三月十七日才到达Ghorepani,而她只用了十天就到了Ghorepani. 又再一次令我觉得惊讶.   当然,这并不是比谁的速度比较快,每个行山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议程. 她的方式的确是冒险了一些,  不过我倒是蛮欣赏她的那一份冒险的阿Q精神,没有多余的心理负担, 想做就做,不去想太多.   反观我们自己,充足的准备与心理期待,有时候反而会成为一种前进的阻力。   出门远行,尤其是登山这一类活动,万事都要以安全为先, 登山前是做足准备功夫,是必须的.   而这一位台湾  女生却  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冒然入山. 不带一点的心理压力,一句“  好冷的耶”,轻轻松松的越过了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有多高的Thorong La Pass, 然后以十一天的速度走完了整个安娜普纳的行程.   完成了安娜普纳的旅程,我在Pohkara休息了一天,隔天就启程回去加德满都。 我们真的是有缘。没想到在加德满都又遇上了这位台湾女生. 她说尼泊尔过后就会去泰国. 我们交换了电邮. 希望日后可以再联络.  大概一两年后透过了电邮在FB里找到了她,以为她已经回到台湾重新工作生活,没想到她离开了台湾,定居法国, 生了一位可爱的混血小孩, 升级做了妈妈.    

Poon Hill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Panorama Stitching


六年前的Poon Hill日出。我记得那一段由Tatopani到Ghorepani的路程,爬了近十小时各式各样无穷无尽的梯级. 一眼望上去,除了梯级还是梯级,每一次爬累了都会问背夫还有多久才到,而他只会答two three hour。Two three hour过后,还是同样的问题,还是同样的答案.梯级梯级, 这一天肯定是我人生中爬过最多梯级的一天. 回到马来西亚之后,有一次到黑风洞,看着那272级的楼梯,这...算什么嘛...

Tatopani的梯级经历的确令人难忘,然而令这一次的经历更深刻的,反而是当天所认识的一位台湾女子.

这一位女子在途中已经有遇过,只是没有交流. 看她体积细小,但是步伐轻快,背着一个小背包,没看见有背夫随行,穿的并不是登山鞋,是一双松高包鞋,这是令我觉得惊讶的. 当日旁晚到达Ghorepani,入住了民宿,在晚饭时间再次遇见了她,原来我们都住在同一间民宿.

我们聊起了这一次安娜普纳旅程的经历,她说她是来自台湾, 由印度入境尼泊尔,不懂尼泊尔有什么地方好玩,在旅行社随手拿到一张尼泊尔的旅游小册,看到了安娜普纳,觉得好玩,就入山了。一路上她也没有特别的预备什么,药物,登山用具都不俱全. 我好奇问她如何越过Thorong La Pass?,她说就只穿了一件暖衣加一件防风外套,还有那一双松高包鞋, 就如此的装备越过的,还调皮的说“好冷的耶...”

想起自己过Thorong La Pass的时候是多么的狼狈,我大概穿了四件暖衣加风衣,两件暖裤加防风裤,套着三曾的手套,身上还贴了几个热贴包,而她只是轻轻松松的,加上一句“好冷的耶”就过了,说起了真的有少许自愧不如...

看她娇小的身形,面色有少许苍白的模样,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强壮. 心想她一定是类似瑜伽老师或是与修炼体能有关的人士. 问她是从事什么行业? 她说她只是一位幼稚园老师-的助手. 不想干了就辞职去旅行,到现在为止已经半年了. 

他的路线跟我是一模一样. 三月三日我入山,行程十四天,当中还乘坐公车两天,三月十七日才到达Ghorepani,而她只用了十天就到了Ghorepani. 又再一次令我觉得惊讶.

当然,这并不是比谁的速度比较快,每个行山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议程. 她的方式的确是冒险了一些,不过我倒是蛮欣赏她的那一份冒险的阿Q精神,没有多余的心理负担, 想做就做,不去想太多. 反观我们自己,充足的准备与心理期待,有时候反而会成为一种前进的阻力。 

出门远行,尤其是登山这一类活动,万事都要以安全为先,
登山前是做足准备功夫,是必须的. 
而这一位台湾女生却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冒然入山. 不带一点的心理压力,一句“好冷的耶”,轻轻松松的越过了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有多高的Thorong La Pass, 然后以十一天的速度走完了整个安娜普纳的行程.

完成了安娜普纳的旅程,我在Pohkara休息了一天,隔天就启程回去加德满都。
我们真的是有缘。没想到在加德满都又遇上了这位台湾女生. 她说尼泊尔过后就会去泰国. 我们交换了电邮. 希望日后可以再联络.

大概一两年后透过了电邮在FB里找到了她,以为她已经回到台湾重新工作生活,没想到她离开了台湾,定居法国,生了一位可爱的混血小孩,升级做了妈妈. 

 

Thorong-La Pass by Mango Loke

Thorong-La Pass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1/160 F9.0 ISO200  忘记是第几天了,队友已经离队,只剩下我一人独自上路,有仲孤独感由心生起,觉得心理开始有少少不平衡.不懂这是否也是高山症的一种现象.   当日到达Thorong Base Camp,海拔4540米. 背夫说明天凌晨五点就要启程越过这整个安娜普纳行程最艰难的地方,顶点海拔5416米. 要在起风前越过. 只是冷并不太可怕,但是冷加上风就恐怖了. 之前我队友提过,在海拔3000米以上,每日前进上升的海拔高度别超过500米,人的身体会承受不了. 而这一次Thorong La Pass越顶的高度,一日就要接近1000米.  这是整个旅程唯一的一个差点令我放弃的地点. 在凌晨五六点,冷风刺骨. 眼前尽是漆黑,小小的一盏灯只能照着自己的脚步.  海拔已经到达5000米,氧气已经非常稀薄,   寸步难行,走 着如zigzag的路线不断向上拖走,可想而知哪斜玻是多么的斜. 我哪当地人背夫也开始高原反应,开始觉得头晕. 有哮喘的我就更加困难了,当我告知我的医生要去尼泊尔爬山的时候,他是极力的阻止我, 硬颈的我就是不听。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如丧尸般无力慢慢的拖着走,没走几步就得停下喘气. 累了拿出预备好的热水壶喝水,倒泻的热水竟然没有几秒钟就结冰了,令我觉得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在这种时候,这种环境,我泻肚子了...而这一泻也未免泻的太狼狈了一些,事关气温太冷,整包湿纸巾都已经结冰,硬如砖头. 如此的高地,四周围就连一叶一草也没有,就只有冰冷的石头,难道真的要用石头来刮吗?在绝望之际,我拿起所带的“砖头”用力的头敲破,幸好在中间层还有两张还未完全结冰,天啊...真的是要答谢神恩了...  完事后继续越顶,时间11.30am,几经辛苦终于到达顶点. 在顶点停留了片刻,继续行程. 时间4.30pm,终于成功的越过了Thorong-La Pass到达了Muktinath.  可能是越顶的过程太过艰辛以致身体机能负荷不了,在Muktinath当日我倒下了,上吐下泻,吃什么吐什么,身体犹如虚脱般, 十分煎熬.  海拔5416米已经如此的困难,就连拿起相机拍照也觉得吃力. 越过这顶点的路程不长,但就用了大概十一至十二个小时,不敢想像珠峰8814米是什么样的情况. 向所有挑战珠峰的人致敬!


Thorong-La Pass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1/160 F9.0 ISO200

忘记是第几天了,队友已经离队,只剩下我一人独自上路,有仲孤独感由心生起,觉得心理开始有少少不平衡.不懂这是否也是高山症的一种现象. 

当日到达Thorong Base Camp,海拔4540米. 背夫说明天凌晨五点就要启程越过这整个安娜普纳行程最艰难的地方,顶点海拔5416米. 要在起风前越过. 只是冷并不太可怕,但是冷加上风就恐怖了. 之前我队友提过,在海拔3000米以上,每日前进上升的海拔高度别超过500米,人的身体会承受不了. 而这一次Thorong La Pass越顶的高度,一日就要接近1000米.

这是整个旅程唯一的一个差点令我放弃的地点. 在凌晨五六点,冷风刺骨. 眼前尽是漆黑,小小的一盏灯只能照着自己的脚步. 海拔已经到达5000米,氧气已经非常稀薄, 寸步难行,走着如zigzag的路线不断向上拖走,可想而知哪斜玻是多么的斜. 我哪当地人背夫也开始高原反应,开始觉得头晕. 有哮喘的我就更加困难了,当我告知我的医生要去尼泊尔爬山的时候,他是极力的阻止我, 硬颈的我就是不听。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如丧尸般无力慢慢的拖着走,没走几步就得停下喘气. 累了拿出预备好的热水壶喝水,倒泻的热水竟然没有几秒钟就结冰了,令我觉得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在这种时候,这种环境,我泻肚子了...而这一泻也未免泻的太狼狈了一些,事关气温太冷,整包湿纸巾都已经结冰,硬如砖头. 如此的高地,四周围就连一叶一草也没有,就只有冰冷的石头,难道真的要用石头来刮吗?在绝望之际,我拿起所带的“砖头”用力的头敲破,幸好在中间层还有两张还未完全结冰,天啊...真的是要答谢神恩了...

完事后继续越顶,时间11.30am,几经辛苦终于到达顶点. 在顶点停留了片刻,继续行程. 时间4.30pm,终于成功的越过了Thorong-La Pass到达了Muktinath.

可能是越顶的过程太过艰辛以致身体机能负荷不了,在Muktinath当日我倒下了,上吐下泻,吃什么吐什么,身体犹如虚脱般, 十分煎熬.

海拔5416米已经如此的困难,就连拿起相机拍照也觉得吃力. 越过这顶点的路程不长,但就用了大概十一至十二个小时,不敢想像珠峰8814米是什么样的情况. 向所有挑战珠峰的人致敬!

人生,每个转弯都是惊喜.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by Mango Loke

人生,每个转弯都是惊喜.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1/320 F7.1 ISO200  相中的是一位来自荷兰的大叔,与太太两人一起行走安娜普纳. 我们在路程中的一间民宿遇见,当时只有我跟他在暖炉旁取暖. 我拿出了香烟正想抽的时候,出之于尊重问他一声是否介意. 没想到他很直接的回答,“对不起,我很介意”  我有少许愕然,只好把香烟收起. 通常如此的问,对方都会一样出之于尊重会不介意. 然后他说,介意是因为他是一位患癌的人,医生说他剩下的时日并不多,趁着还可以走动的时候与她太太一起走走看看这一个世界,现在已经走了四个月多了.   那一天过后,我们都没有再同在一间民宿遇过了. 直至Manang过后,在路上再次遇上了他. 我问他一切都还好吧? 我们坐在路边的大石上休息聊了一会,他笑着的跟我说,“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然后就继续的向前走去. 看着他那健步,一点也不像是个患癌的人.,我也没有想太多,拿出我的香烟,慢慢的抽着,他身影渐渐远去,然后转进了另一个山口.   我不懂他是否真的是患癌病人?或只是介意我在他面前抽烟而骗我?不过他那句话,在某一些时候,的确是影响了我.   


人生,每个转弯都是惊喜.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1/320 F7.1 ISO200

相中的是一位来自荷兰的大叔,与太太两人一起行走安娜普纳.
我们在路程中的一间民宿遇见,当时只有我跟他在暖炉旁取暖. 我拿出了香烟正想抽的时候,出之于尊重问他一声是否介意. 没想到他很直接的回答,“对不起,我很介意” 
我有少许愕然,只好把香烟收起. 通常如此的问,对方都会一样出之于尊重会不介意.
然后他说,介意是因为他是一位患癌的人,医生说他剩下的时日并不多,趁着还可以走动的时候与她太太一起走走看看这一个世界,现在已经走了四个月多了. 

那一天过后,我们都没有再同在一间民宿遇过了. 直至Manang过后,在路上再次遇上了他. 我问他一切都还好吧?
我们坐在路边的大石上休息聊了一会,他笑着的跟我说,“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然后就继续的向前走去. 看着他那健步,一点也不像是个患癌的人.,我也没有想太多,拿出我的香烟,慢慢的抽着,他身影渐渐远去,然后转进了另一个山口.

我不懂他是否真的是患癌病人?或只是介意我在他面前抽烟而骗我?不过他那句话,在某一些时候,的确是影响了我.
 

摄影是一个框. by Mango Loke

鱼尾峰.The Fish Tail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70-200MM F2.8L 1/160 F6.3 ISO200  Poon Hill. 凌晨五点,只有头上一盏灯,摸黑的在山区里行走大概半小时,为的就是要爬上观景区看喜马拉雅山脉的日出. 三月的尼泊尔天空弥漫着朦胧的烟雾.  当太阳慢慢的从东方升起,阳光与烟雾合并成了另一番味道的喜马拉雅山脉景色.    Well, 对于Travel Photography, 尤其是风景相,我相信每一种天气,气候都会有其美丽的一面. 阳光普照有它的美,天阴灰淡也一样会有它的味道. 只是摄影者会用什么样的心态思想去看, 这是很重要的.  摄影是一个框,观点框. 你用什么样的观点去框住你所看见的影像. 尤其是写实记录的照片, 你的观点框能都看到什么,能够带给观者什么样的讯息. 单单的摄影技巧,相机的型号,镜头的品牌本身最多也只会给你一个好的框,可能是一个高清高性能高技术的画面框,然而,哪价值的观点就得看摄影者本身了, 这是无可质疑的. 


鱼尾峰.The Fish Tail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70-200MM F2.8L 1/160 F6.3 ISO200

Poon Hill. 凌晨五点,只有头上一盏灯,摸黑的在山区里行走大概半小时,为的就是要爬上观景区看喜马拉雅山脉的日出. 三月的尼泊尔天空弥漫着朦胧的烟雾. 当太阳慢慢的从东方升起,阳光与烟雾合并成了另一番味道的喜马拉雅山脉景色. 

Well, 对于Travel Photography, 尤其是风景相,我相信每一种天气,气候都会有其美丽的一面. 阳光普照有它的美,天阴灰淡也一样会有它的味道. 只是摄影者会用什么样的心态思想去看, 这是很重要的.

摄影是一个框,观点框. 你用什么样的观点去框住你所看见的影像. 尤其是写实记录的照片,你的观点框能都看到什么,能够带给观者什么样的讯息. 单单的摄影技巧,相机的型号,镜头的品牌本身最多也只会给你一个好的框,可能是一个高清高性能高技术的画面框,然而,哪价值的观点就得看摄影者本身了, 这是无可质疑的. 

早上好马嚢.Good Morning Manang by Mango Loke

早上好马嚢.Good Morning Manang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Panorama Stitching  每次背包出游,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早睡早起,珍惜旅程的每分每秒,比起城市的生活,好上万倍. 到达马囊的第一天就起个大早. 一个人漫步于石屋区的小路,探讨当地人们的生活作息文化. 3800海拔高度,空气开始稀薄,步行不能太快,会累死人的. 我顺着石屋之间的小路,慢慢的走到了视野辽阔的一个悬崖边. 站在悬崖边放眼望过对面的雪山,此时远方的晨光正好穿过云层形成耶稣光,整个画面真的很美丽,很壮观。早起,真好啊!


早上好马嚢.Good Morning Manang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Panorama Stitching

每次背包出游,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早睡早起,珍惜旅程的每分每秒,比起城市的生活,好上万倍. 到达马囊的第一天就起个大早. 一个人漫步于石屋区的小路,探讨当地人们的生活作息文化. 3800海拔高度,空气开始稀薄,步行不能太快,会累死人的. 我顺着石屋之间的小路,慢慢的走到了视野辽阔的一个悬崖边. 站在悬崖边放眼望过对面的雪山,此时远方的晨光正好穿过云层形成耶稣光,整个画面真的很美丽,很壮观。早起,真好啊!

此景不再.此情仍在 by Mango Loke

妇女. The Nepali Women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1/1250 F10 ISO200   2015年4月25日,一场8级地震重创尼泊尔首都与及其他首要城市. 众多历史遗产建筑物被摧毁,Durbar Square历史遗迹超过三份二部分  被  毁,而珠穆朗玛峰发生雪崩导致多名登山者落难. 灾区  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看着一张又一张灾区的新闻相片,心情觉得沉重.    2009到过尼泊尔背包. 很喜欢尼泊尔, 人民友善,有独特的文化色彩,别树一格的历史遗迹建筑特色,尤其是走在加德满都,泰米尔的区里的Durbar Square,那古色古香的建筑物,部分老一辈的人民仍然穿着传统的服饰, 你会以为你回到了古代的文明.   然而,尼泊尔最迷人的莫过于是山.喜马拉雅山脉横跨此国。 全球十四座过8000米的高峰,当中就有八座在尼泊尔,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就是其中之一,山之王国的美称非尼泊尔莫属.   回想当年自己完成了安娜普纳的行山经历,那艰辛的旅程,刻骨铭心,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想起了还是会感动. “坚持”这一词是尼泊尔的山教会我的。  结束了尼泊尔旅程过后,每每遇见来到本国打工的尼泊尔工人都会以“Namastey"的问候一声,与他们聊聊天, 听一听他们离乡别井到本国打工的故事, 有时候还会请他们喝东西. 特比的亲切. 想一想,如果国家是稳定繁荣,又何须离乡别井到他国当个外劳?   尼泊尔是全球最落后的国家之一,长期经济成长缓慢,旅游业是国家重要的收入之一,如今经这一次地震事件重创众多重要旅游景点,恐怕经济在短期内会陷入艰难时期.   因这一次地震事件,回顾了当年在尼泊尔所拍的照片,相比现今被被摧毁的灾区新闻照,令人觉得分外的惋惜与同情. 虽然此景不再,但此情,仍在.  天佑尼泊尔, 伸出您的援手,帮帮尼泊尔.  https://www.worldvision.com.my/ch/Pages/default.aspx    


妇女. The Nepali Women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1/1250 F10 ISO200

2015年4月25日,一场8级地震重创尼泊尔首都与及其他首要城市. 众多历史遗产建筑物被摧毁,Durbar Square历史遗迹超过三份二部分毁,而珠穆朗玛峰发生雪崩导致多名登山者落难. 灾区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看着一张又一张灾区的新闻相片,心情觉得沉重. 

2009到过尼泊尔背包. 很喜欢尼泊尔, 人民友善,有独特的文化色彩,别树一格的历史遗迹建筑特色,尤其是走在加德满都,泰米尔的区里的Durbar Square,那古色古香的建筑物,部分老一辈的人民仍然穿着传统的服饰, 你会以为你回到了古代的文明. 

然而,尼泊尔最迷人的莫过于是山.喜马拉雅山脉横跨此国。 全球十四座过8000米的高峰,当中就有八座在尼泊尔,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就是其中之一,山之王国的美称非尼泊尔莫属. 

回想当年自己完成了安娜普纳的行山经历,那艰辛的旅程,刻骨铭心,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想起了还是会感动. “坚持”这一词是尼泊尔的山教会我的。

结束了尼泊尔旅程过后,每每遇见来到本国打工的尼泊尔工人都会以“Namastey"的问候一声,与他们聊聊天,听一听他们离乡别井到本国打工的故事,有时候还会请他们喝东西. 特比的亲切. 想一想,如果国家是稳定繁荣,又何须离乡别井到他国当个外劳?

尼泊尔是全球最落后的国家之一,长期经济成长缓慢,旅游业是国家重要的收入之一,如今经这一次地震事件重创众多重要旅游景点,恐怕经济在短期内会陷入艰难时期.

因这一次地震事件,回顾了当年在尼泊尔所拍的照片,相比现今被被摧毁的灾区新闻照,令人觉得分外的惋惜与同情. 虽然此景不再,但此情,仍在.
天佑尼泊尔,伸出您的援手,帮帮尼泊尔.
https://www.worldvision.com.my/ch/Pages/default.aspx

 

人来人往 by Mango Loke

人来人往.Peoples Go Around   印度. India. 2010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1/20 F2.8 ISO1600   新德里的Pahaganj, 位于新德里火车站对面. 一个龙蛇混集的鬼地方,这里充满了都是要找吃的人. 对于到印度的背包客来说,这是一个你恨不得想要立刻离开,却必须要作短暂停留的“总站”  


人来人往.Peoples Go Around
印度. India. 2010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1/20 F2.8 ISO1600

新德里的Pahaganj, 位于新德里火车站对面.
一个龙蛇混集的鬼地方,这里充满了都是要找吃的人.
对于到印度的背包客来说,这是一个你恨不得想要立刻离开,却必须要作短暂停留的“总站”
 

泰姬陵.The Taj Mahal by Mango Loke

泰姬陵.The Taj Mahal   印度. India. 2010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1/100 F10 ISO200   早上十点多,来到了泰姬陵东门后面,搭上了船夫,以不一样的角度去看这世界七大遗迹。当天的天气有少许烟雾,阳光的光线也被柔化了,把泰姬陵看起来有少许朦胧,真是美级了.


泰姬陵.The Taj Mahal
印度. India. 2010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1/100 F10 ISO200

早上十点多,来到了泰姬陵东门后面,搭上了船夫,以不一样的角度去看这世界七大遗迹。当天的天气有少许烟雾,阳光的光线也被柔化了,把泰姬陵看起来有少许朦胧,真是美级了.

彩虹.The Rainbow by Mango Loke

彩虹.The Rainbows   蒙古. Mongolia. 2011 CANON1DMKIII 70-200MM F2.8L 1/100 F4.5 ISO500    我没去过挪威,所以没看过北极光.听说要看极光要靠运气,那神秘迷离的影踪,可遇不可求。   但我却在蒙古看到了超巨大的彩虹,从远方看去,那辽阔的地平线凸出了一支  直径大概60个蒙古包阔度的七彩柱子,  直顶入云,确实梦幻。当然,比起哪神秘的极光,彩虹虽然平凡常见,但如此巨大的彩虹也算是可遇不可求的难得。我是幸运的。


彩虹.The Rainbows
蒙古. Mongolia. 2011 CANON1DMKIII 70-200MM F2.8L 1/100 F4.5 ISO500

我没去过挪威,所以没看过北极光.听说要看极光要靠运气,那神秘迷离的影踪,可遇不可求。
但我却在蒙古看到了超巨大的彩虹,从远方看去,那辽阔的地平线凸出了一支直径大概60个蒙古包阔度的七彩柱子,直顶入云,确实梦幻。当然,比起哪神秘的极光,彩虹虽然平凡常见,但如此巨大的彩虹也算是可遇不可求的难得。我是幸运的。

大漠的父女 by Mango Loke

大漠的父女.The Mongolian Father 蒙古. Mongolia. 2011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1/160 F10 ISO200  炎热的天气底下,我们的车程已经走了好几小时. 一路上人烟稀少,导游司机突然把我们停在一处比较高的大漠山玻观看这辽阔又荒凉的大漠。此时一辆摩多机车从远处到来,机车上坐着一对看似父女的蒙古人. 蒙古父亲把摩多机车停下与我们的司机师傅喧寒了一番,然后往我们来的方向离去. 一颗小点,在那辽阔荒凉的大漠,随着哪弯弯曲曲的路上慢慢的变小,然后在视觉上消失. 我与这一对父女有缘,不过就只是那么的一面之缘与一张照片名为“大漠的父女”


大漠的父女.The Mongolian Father
蒙古. Mongolia. 2011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1/160 F10 ISO200

炎热的天气底下,我们的车程已经走了好几小时. 一路上人烟稀少,导游司机突然把我们停在一处比较高的大漠山玻观看这辽阔又荒凉的大漠。此时一辆摩多机车从远处到来,机车上坐着一对看似父女的蒙古人. 蒙古父亲把摩多机车停下与我们的司机师傅喧寒了一番,然后往我们来的方向离去. 一颗小点,在那辽阔荒凉的大漠,随着哪弯弯曲曲的路上慢慢的变小,然后在视觉上消失. 我与这一对父女有缘,不过就只是那么的一面之缘与一张照片名为“大漠的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