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yfornepal

台湾女生 by Mango Loke

Poon Hill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Panorama Stitching   六年前的Poon Hill日出。我记得那一段由Tatopani到Ghorepani的路程,爬了近十小时各式各样无穷无尽的梯级. 一眼望上去,除了梯级还是梯级,每一次爬累了都会问背夫还有多久才到,而他只会答two three hour。Two three hour过后,还是同样的问题,还是同样的答案.梯级梯级, 这一天肯定是我人生中爬过最多梯级的一天. 回到马来西亚之后,有一次到黑风洞,看着那272级的楼梯,这...算什么嘛...  Tatopani的梯级经历的确令人难忘,然而令这一次的经历更深刻的,反而是当天所认识的一位台湾女子.  这一位女子在途中已经有遇过,只是没有交流. 看她体积细小,但是步伐轻快,背着一个小背包,没看见有背夫随行,穿的并不是登山鞋,是一双松高包鞋,这是令我觉得惊讶的. 当日旁晚到达Ghorepani,入住了民宿,在晚饭时间再次遇见了她,原来我们都住在同一间民宿.  我们聊起了这一次安娜普纳旅程的经历,她说她是来自台湾, 由印度入境尼泊尔,不懂尼泊尔有什么地方好玩,在旅行社随手拿到一张尼泊尔的旅游小册,看到了安娜普纳,觉得好玩,就入山了。一路上她也没有特别的预备什么,药物,登山用具都不俱全. 我好奇问她如何越过Thorong La Pass?,她说就只穿了一件暖衣加一件防风外套,还有那一双松高包鞋, 就如此的装备越过的,还调皮的说“好冷的耶...”  想起自己过Thorong La Pass的时候是多么的狼狈,我大概穿了四件暖衣加风衣,两件暖裤加防风裤,套着三曾的手套,身上还贴了几个热贴包,而她只是轻轻松松的,加上一句“好冷的耶”就过了,说起了真的有少许自愧不如...   看她娇小的身形,面色有少许苍白的模样,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强壮. 心想她  一定是类似瑜伽老师或是与修炼体能有关的人士. 问她是从事什么行业? 她说她只是一位幼稚园老师-  的助手.   不想干了就辞职去旅行,到现在为止  已经半年了.    他的路线跟我是一模一样. 三月三日我入山,行程十四天,当中还乘坐公车两天,三月十七日才到达Ghorepani,而她只用了十天就到了Ghorepani. 又再一次令我觉得惊讶.   当然,这并不是比谁的速度比较快,每个行山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议程. 她的方式的确是冒险了一些,  不过我倒是蛮欣赏她的那一份冒险的阿Q精神,没有多余的心理负担, 想做就做,不去想太多.   反观我们自己,充足的准备与心理期待,有时候反而会成为一种前进的阻力。   出门远行,尤其是登山这一类活动,万事都要以安全为先, 登山前是做足准备功夫,是必须的.   而这一位台湾  女生却  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冒然入山. 不带一点的心理压力,一句“  好冷的耶”,轻轻松松的越过了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有多高的Thorong La Pass, 然后以十一天的速度走完了整个安娜普纳的行程.   完成了安娜普纳的旅程,我在Pohkara休息了一天,隔天就启程回去加德满都。 我们真的是有缘。没想到在加德满都又遇上了这位台湾女生. 她说尼泊尔过后就会去泰国. 我们交换了电邮. 希望日后可以再联络.  大概一两年后透过了电邮在FB里找到了她,以为她已经回到台湾重新工作生活,没想到她离开了台湾,定居法国, 生了一位可爱的混血小孩, 升级做了妈妈.    

Poon Hill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Panorama Stitching


六年前的Poon Hill日出。我记得那一段由Tatopani到Ghorepani的路程,爬了近十小时各式各样无穷无尽的梯级. 一眼望上去,除了梯级还是梯级,每一次爬累了都会问背夫还有多久才到,而他只会答two three hour。Two three hour过后,还是同样的问题,还是同样的答案.梯级梯级, 这一天肯定是我人生中爬过最多梯级的一天. 回到马来西亚之后,有一次到黑风洞,看着那272级的楼梯,这...算什么嘛...

Tatopani的梯级经历的确令人难忘,然而令这一次的经历更深刻的,反而是当天所认识的一位台湾女子.

这一位女子在途中已经有遇过,只是没有交流. 看她体积细小,但是步伐轻快,背着一个小背包,没看见有背夫随行,穿的并不是登山鞋,是一双松高包鞋,这是令我觉得惊讶的. 当日旁晚到达Ghorepani,入住了民宿,在晚饭时间再次遇见了她,原来我们都住在同一间民宿.

我们聊起了这一次安娜普纳旅程的经历,她说她是来自台湾, 由印度入境尼泊尔,不懂尼泊尔有什么地方好玩,在旅行社随手拿到一张尼泊尔的旅游小册,看到了安娜普纳,觉得好玩,就入山了。一路上她也没有特别的预备什么,药物,登山用具都不俱全. 我好奇问她如何越过Thorong La Pass?,她说就只穿了一件暖衣加一件防风外套,还有那一双松高包鞋, 就如此的装备越过的,还调皮的说“好冷的耶...”

想起自己过Thorong La Pass的时候是多么的狼狈,我大概穿了四件暖衣加风衣,两件暖裤加防风裤,套着三曾的手套,身上还贴了几个热贴包,而她只是轻轻松松的,加上一句“好冷的耶”就过了,说起了真的有少许自愧不如...

看她娇小的身形,面色有少许苍白的模样,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强壮. 心想她一定是类似瑜伽老师或是与修炼体能有关的人士. 问她是从事什么行业? 她说她只是一位幼稚园老师-的助手. 不想干了就辞职去旅行,到现在为止已经半年了. 

他的路线跟我是一模一样. 三月三日我入山,行程十四天,当中还乘坐公车两天,三月十七日才到达Ghorepani,而她只用了十天就到了Ghorepani. 又再一次令我觉得惊讶.

当然,这并不是比谁的速度比较快,每个行山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议程. 她的方式的确是冒险了一些,不过我倒是蛮欣赏她的那一份冒险的阿Q精神,没有多余的心理负担, 想做就做,不去想太多. 反观我们自己,充足的准备与心理期待,有时候反而会成为一种前进的阻力。 

出门远行,尤其是登山这一类活动,万事都要以安全为先,
登山前是做足准备功夫,是必须的. 
而这一位台湾女生却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冒然入山. 不带一点的心理压力,一句“好冷的耶”,轻轻松松的越过了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有多高的Thorong La Pass, 然后以十一天的速度走完了整个安娜普纳的行程.

完成了安娜普纳的旅程,我在Pohkara休息了一天,隔天就启程回去加德满都。
我们真的是有缘。没想到在加德满都又遇上了这位台湾女生. 她说尼泊尔过后就会去泰国. 我们交换了电邮. 希望日后可以再联络.

大概一两年后透过了电邮在FB里找到了她,以为她已经回到台湾重新工作生活,没想到她离开了台湾,定居法国,生了一位可爱的混血小孩,升级做了妈妈. 

 

Thorong-La Pass by Mango Loke

Thorong-La Pass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1/160 F9.0 ISO200  忘记是第几天了,队友已经离队,只剩下我一人独自上路,有仲孤独感由心生起,觉得心理开始有少少不平衡.不懂这是否也是高山症的一种现象.   当日到达Thorong Base Camp,海拔4540米. 背夫说明天凌晨五点就要启程越过这整个安娜普纳行程最艰难的地方,顶点海拔5416米. 要在起风前越过. 只是冷并不太可怕,但是冷加上风就恐怖了. 之前我队友提过,在海拔3000米以上,每日前进上升的海拔高度别超过500米,人的身体会承受不了. 而这一次Thorong La Pass越顶的高度,一日就要接近1000米.  这是整个旅程唯一的一个差点令我放弃的地点. 在凌晨五六点,冷风刺骨. 眼前尽是漆黑,小小的一盏灯只能照着自己的脚步.  海拔已经到达5000米,氧气已经非常稀薄,   寸步难行,走 着如zigzag的路线不断向上拖走,可想而知哪斜玻是多么的斜. 我哪当地人背夫也开始高原反应,开始觉得头晕. 有哮喘的我就更加困难了,当我告知我的医生要去尼泊尔爬山的时候,他是极力的阻止我, 硬颈的我就是不听。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如丧尸般无力慢慢的拖着走,没走几步就得停下喘气. 累了拿出预备好的热水壶喝水,倒泻的热水竟然没有几秒钟就结冰了,令我觉得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在这种时候,这种环境,我泻肚子了...而这一泻也未免泻的太狼狈了一些,事关气温太冷,整包湿纸巾都已经结冰,硬如砖头. 如此的高地,四周围就连一叶一草也没有,就只有冰冷的石头,难道真的要用石头来刮吗?在绝望之际,我拿起所带的“砖头”用力的头敲破,幸好在中间层还有两张还未完全结冰,天啊...真的是要答谢神恩了...  完事后继续越顶,时间11.30am,几经辛苦终于到达顶点. 在顶点停留了片刻,继续行程. 时间4.30pm,终于成功的越过了Thorong-La Pass到达了Muktinath.  可能是越顶的过程太过艰辛以致身体机能负荷不了,在Muktinath当日我倒下了,上吐下泻,吃什么吐什么,身体犹如虚脱般, 十分煎熬.  海拔5416米已经如此的困难,就连拿起相机拍照也觉得吃力. 越过这顶点的路程不长,但就用了大概十一至十二个小时,不敢想像珠峰8814米是什么样的情况. 向所有挑战珠峰的人致敬!


Thorong-La Pass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1/160 F9.0 ISO200

忘记是第几天了,队友已经离队,只剩下我一人独自上路,有仲孤独感由心生起,觉得心理开始有少少不平衡.不懂这是否也是高山症的一种现象. 

当日到达Thorong Base Camp,海拔4540米. 背夫说明天凌晨五点就要启程越过这整个安娜普纳行程最艰难的地方,顶点海拔5416米. 要在起风前越过. 只是冷并不太可怕,但是冷加上风就恐怖了. 之前我队友提过,在海拔3000米以上,每日前进上升的海拔高度别超过500米,人的身体会承受不了. 而这一次Thorong La Pass越顶的高度,一日就要接近1000米.

这是整个旅程唯一的一个差点令我放弃的地点. 在凌晨五六点,冷风刺骨. 眼前尽是漆黑,小小的一盏灯只能照着自己的脚步. 海拔已经到达5000米,氧气已经非常稀薄, 寸步难行,走着如zigzag的路线不断向上拖走,可想而知哪斜玻是多么的斜. 我哪当地人背夫也开始高原反应,开始觉得头晕. 有哮喘的我就更加困难了,当我告知我的医生要去尼泊尔爬山的时候,他是极力的阻止我, 硬颈的我就是不听。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如丧尸般无力慢慢的拖着走,没走几步就得停下喘气. 累了拿出预备好的热水壶喝水,倒泻的热水竟然没有几秒钟就结冰了,令我觉得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在这种时候,这种环境,我泻肚子了...而这一泻也未免泻的太狼狈了一些,事关气温太冷,整包湿纸巾都已经结冰,硬如砖头. 如此的高地,四周围就连一叶一草也没有,就只有冰冷的石头,难道真的要用石头来刮吗?在绝望之际,我拿起所带的“砖头”用力的头敲破,幸好在中间层还有两张还未完全结冰,天啊...真的是要答谢神恩了...

完事后继续越顶,时间11.30am,几经辛苦终于到达顶点. 在顶点停留了片刻,继续行程. 时间4.30pm,终于成功的越过了Thorong-La Pass到达了Muktinath.

可能是越顶的过程太过艰辛以致身体机能负荷不了,在Muktinath当日我倒下了,上吐下泻,吃什么吐什么,身体犹如虚脱般, 十分煎熬.

海拔5416米已经如此的困难,就连拿起相机拍照也觉得吃力. 越过这顶点的路程不长,但就用了大概十一至十二个小时,不敢想像珠峰8814米是什么样的情况. 向所有挑战珠峰的人致敬!

人生,每个转弯都是惊喜.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by Mango Loke

人生,每个转弯都是惊喜.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1/320 F7.1 ISO200  相中的是一位来自荷兰的大叔,与太太两人一起行走安娜普纳. 我们在路程中的一间民宿遇见,当时只有我跟他在暖炉旁取暖. 我拿出了香烟正想抽的时候,出之于尊重问他一声是否介意. 没想到他很直接的回答,“对不起,我很介意”  我有少许愕然,只好把香烟收起. 通常如此的问,对方都会一样出之于尊重会不介意. 然后他说,介意是因为他是一位患癌的人,医生说他剩下的时日并不多,趁着还可以走动的时候与她太太一起走走看看这一个世界,现在已经走了四个月多了.   那一天过后,我们都没有再同在一间民宿遇过了. 直至Manang过后,在路上再次遇上了他. 我问他一切都还好吧? 我们坐在路边的大石上休息聊了一会,他笑着的跟我说,“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然后就继续的向前走去. 看着他那健步,一点也不像是个患癌的人.,我也没有想太多,拿出我的香烟,慢慢的抽着,他身影渐渐远去,然后转进了另一个山口.   我不懂他是否真的是患癌病人?或只是介意我在他面前抽烟而骗我?不过他那句话,在某一些时候,的确是影响了我.   


人生,每个转弯都是惊喜.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1/320 F7.1 ISO200

相中的是一位来自荷兰的大叔,与太太两人一起行走安娜普纳.
我们在路程中的一间民宿遇见,当时只有我跟他在暖炉旁取暖. 我拿出了香烟正想抽的时候,出之于尊重问他一声是否介意. 没想到他很直接的回答,“对不起,我很介意” 
我有少许愕然,只好把香烟收起. 通常如此的问,对方都会一样出之于尊重会不介意.
然后他说,介意是因为他是一位患癌的人,医生说他剩下的时日并不多,趁着还可以走动的时候与她太太一起走走看看这一个世界,现在已经走了四个月多了. 

那一天过后,我们都没有再同在一间民宿遇过了. 直至Manang过后,在路上再次遇上了他. 我问他一切都还好吧?
我们坐在路边的大石上休息聊了一会,他笑着的跟我说,“life, every corner is a surprise". 然后就继续的向前走去. 看着他那健步,一点也不像是个患癌的人.,我也没有想太多,拿出我的香烟,慢慢的抽着,他身影渐渐远去,然后转进了另一个山口.

我不懂他是否真的是患癌病人?或只是介意我在他面前抽烟而骗我?不过他那句话,在某一些时候,的确是影响了我.
 

摄影是一个框. by Mango Loke

鱼尾峰.The Fish Tail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70-200MM F2.8L 1/160 F6.3 ISO200  Poon Hill. 凌晨五点,只有头上一盏灯,摸黑的在山区里行走大概半小时,为的就是要爬上观景区看喜马拉雅山脉的日出. 三月的尼泊尔天空弥漫着朦胧的烟雾.  当太阳慢慢的从东方升起,阳光与烟雾合并成了另一番味道的喜马拉雅山脉景色.    Well, 对于Travel Photography, 尤其是风景相,我相信每一种天气,气候都会有其美丽的一面. 阳光普照有它的美,天阴灰淡也一样会有它的味道. 只是摄影者会用什么样的心态思想去看, 这是很重要的.  摄影是一个框,观点框. 你用什么样的观点去框住你所看见的影像. 尤其是写实记录的照片, 你的观点框能都看到什么,能够带给观者什么样的讯息. 单单的摄影技巧,相机的型号,镜头的品牌本身最多也只会给你一个好的框,可能是一个高清高性能高技术的画面框,然而,哪价值的观点就得看摄影者本身了, 这是无可质疑的. 


鱼尾峰.The Fish Tail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70-200MM F2.8L 1/160 F6.3 ISO200

Poon Hill. 凌晨五点,只有头上一盏灯,摸黑的在山区里行走大概半小时,为的就是要爬上观景区看喜马拉雅山脉的日出. 三月的尼泊尔天空弥漫着朦胧的烟雾. 当太阳慢慢的从东方升起,阳光与烟雾合并成了另一番味道的喜马拉雅山脉景色. 

Well, 对于Travel Photography, 尤其是风景相,我相信每一种天气,气候都会有其美丽的一面. 阳光普照有它的美,天阴灰淡也一样会有它的味道. 只是摄影者会用什么样的心态思想去看, 这是很重要的.

摄影是一个框,观点框. 你用什么样的观点去框住你所看见的影像. 尤其是写实记录的照片,你的观点框能都看到什么,能够带给观者什么样的讯息. 单单的摄影技巧,相机的型号,镜头的品牌本身最多也只会给你一个好的框,可能是一个高清高性能高技术的画面框,然而,哪价值的观点就得看摄影者本身了, 这是无可质疑的. 

早上好马嚢.Good Morning Manang by Mango Loke

早上好马嚢.Good Morning Manang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Panorama Stitching  每次背包出游,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早睡早起,珍惜旅程的每分每秒,比起城市的生活,好上万倍. 到达马囊的第一天就起个大早. 一个人漫步于石屋区的小路,探讨当地人们的生活作息文化. 3800海拔高度,空气开始稀薄,步行不能太快,会累死人的. 我顺着石屋之间的小路,慢慢的走到了视野辽阔的一个悬崖边. 站在悬崖边放眼望过对面的雪山,此时远方的晨光正好穿过云层形成耶稣光,整个画面真的很美丽,很壮观。早起,真好啊!


早上好马嚢.Good Morning Manang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Panorama Stitching

每次背包出游,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早睡早起,珍惜旅程的每分每秒,比起城市的生活,好上万倍. 到达马囊的第一天就起个大早. 一个人漫步于石屋区的小路,探讨当地人们的生活作息文化. 3800海拔高度,空气开始稀薄,步行不能太快,会累死人的. 我顺着石屋之间的小路,慢慢的走到了视野辽阔的一个悬崖边. 站在悬崖边放眼望过对面的雪山,此时远方的晨光正好穿过云层形成耶稣光,整个画面真的很美丽,很壮观。早起,真好啊!

飘雪.星空.冷.The Night at Manang by Mango Loke

飘雪.星空.冷.The Night at Manang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30sec F2.8 ISO3200   都是六年前的事了. 我与队友一团人,在安娜普纳路线行走了大概一星期到达了Manang,海拔大概3800. 这是一个需要停留至少一日来适应高原反应的地点. 当晚非常冷,时间是晚上11:33分。大伙儿都在食堂火炉旁取暖聊天,而我就拿了三脚架爬上了屋顶拍照. 穿着手套,厚厚又僵硬的手指就连要按个相机的快门也很麻烦. 当年我那部CANON 1DMKIII表现良好,零下度数还可以拍照. ISO3200的杂讯还可以接受,粗粗的. 不过现在回顾当年所拍的相片,那吵杂的粗点反而有了另一番味道.   话是说人需要向前望,然而,适时的回望反而能够将前路看  的更清楚.


飘雪.星空.冷.The Night at Manang 
尼泊尔. Nepal. 2009 CANON1DMKIII 16-35MM F2.8L 30sec F2.8 ISO3200

都是六年前的事了. 我与队友一团人,在安娜普纳路线行走了大概一星期到达了Manang,海拔大概3800. 这是一个需要停留至少一日来适应高原反应的地点. 当晚非常冷,时间是晚上11:33分。大伙儿都在食堂火炉旁取暖聊天,而我就拿了三脚架爬上了屋顶拍照. 穿着手套,厚厚又僵硬的手指就连要按个相机的快门也很麻烦. 当年我那部CANON 1DMKIII表现良好,零下度数还可以拍照. ISO3200的杂讯还可以接受,粗粗的. 不过现在回顾当年所拍的相片,那吵杂的粗点反而有了另一番味道.

话是说人需要向前望,然而,适时的回望反而能够将前路看的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