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都是生活 by Mango Loke

都是生活.Still, is Life   印度. India. 2013 CANON1DX 16-35MM 1/100 F10 ISO500   在安娜普纳行程中路经一个村庄看见了一个有趣的画面 爸爸站在公共水龙头的石墩上照着镜子剃须 而妈妈就弯着身子在水龙头下洗头 一位小孩正顺着绑着铁桥的钢缆攀爬而上 另一位小孩就双手双脚夹着从高处的钢缆顺势滑下的 而另一位小孩就好奇的看着我这个外来登山者拿着相机拍照。  都是生活!继续上路.


都是生活.Still, is Life
印度. India. 2013 CANON1DX 16-35MM 1/100 F10 ISO500

在安娜普纳行程中路经一个村庄看见了一个有趣的画面
爸爸站在公共水龙头的石墩上照着镜子剃须
而妈妈就弯着身子在水龙头下洗头
一位小孩正顺着绑着铁桥的钢缆攀爬而上
另一位小孩就双手双脚夹着从高处的钢缆顺势滑下的
而另一位小孩就好奇的看着我这个外来登山者拿着相机拍照。

都是生活!继续上路.

补鞋档的小孩. The Children at the Cobbler Store by Mango Loke

补鞋档的小孩. The Children at the Cobbler Store   India 2013 CANON 1DX 16-35mm F2.8L 1/80 F6.3 ISO800   在Leh停留了十天,住在Changspa Road里面. 每日出门都必须经过Changspa Road大街路口. 路口旁有一印度人的补鞋档口,档口旁边还有一对年轻母子, 除了晚上,大致上每次出入路口都会看见他们,  有时候会摆起民族首饰摆卖,有时候只是坐着伸手讨吃。而那大概四五岁的小孩,有时候哭着让妈妈给喂饭,有时候嘻哈哈的与路人逗玩,这边跳跳,那边跑跑, 很自由似的自得其乐.   回顾当日一次路过拍下哪小孩的照片, 很自然的就会将他与自家国内的小孩做比较. 哪一方会哪一方比较开心?快乐?有前景?多想了, 我不懂.   


补鞋档的小孩. The Children at the Cobbler Store
India 2013 CANON 1DX 16-35mm F2.8L 1/80 F6.3 ISO800

在Leh停留了十天,住在Changspa Road里面. 每日出门都必须经过Changspa Road大街路口.
路口旁有一印度人的补鞋档口,档口旁边还有一对年轻母子, 除了晚上,大致上每次出入路口都会看见他们, 
有时候会摆起民族首饰摆卖,有时候只是坐着伸手讨吃。而那大概四五岁的小孩,有时候哭着让妈妈给喂饭,有时候嘻哈哈的与路人逗玩,这边跳跳,那边跑跑, 很自由似的自得其乐. 

回顾当日一次路过拍下哪小孩的照片, 很自然的就会将他与自家国内的小孩做比较.
哪一方会哪一方比较开心?快乐?有前景?多想了, 我不懂. 
 

工地妇女.The Lady Worker by Mango Loke

工地妇女.The Lady Worker    India 2013 CANON 1DX 70-200mm F2.8L 1/2500 F2.8 ISO500   那是一群北印的妇女,围着头巾半盖面 摃着泥铲,锄头,铁锤,于沙尘滚滚的路旁 一锄一铲一搬一抬,干着男人干的粗活 没有漂亮华丽的衣服,不经粉饰粗燥的面孔 隐隐可见那戴着结婚戒指的手掌摃着铁铲 面对着镜头,露出一面和蔼可亲的温柔神情  对于漂亮与美丽,自己有着一厢情愿的见解. 漂亮亮于外在,美丽美于内在. 漂亮亮于养目,美丽美于欣赏 漂亮亮于精致的装饰,美丽美在动人的典故 漂亮亮于青春年华,美丽美在岁月留下的痕迹 漂亮不等于美丽 美丽,有时候甚至乎说不上漂亮.  这一位刚柔并齐的妇女,美丽极了.


工地妇女.The Lady Worker 
India 2013 CANON 1DX 70-200mm F2.8L 1/2500 F2.8 ISO500

那是一群北印的妇女,围着头巾半盖面
摃着泥铲,锄头,铁锤,于沙尘滚滚的路旁
一锄一铲一搬一抬,干着男人干的粗活
没有漂亮华丽的衣服,不经粉饰粗燥的面孔
隐隐可见那戴着结婚戒指的手掌摃着铁铲
面对着镜头,露出一面和蔼可亲的温柔神情

对于漂亮与美丽,自己有着一厢情愿的见解.
漂亮亮于外在,美丽美于内在.
漂亮亮于养目,美丽美于欣赏
漂亮亮于精致的装饰,美丽美在动人的典故
漂亮亮于青春年华,美丽美在岁月留下的痕迹
漂亮不等于美丽
美丽,有时候甚至乎说不上漂亮.

这一位刚柔并齐的妇女,美丽极了.

最后的合照 by Mango Loke

The Nepalis Nepal 2009CANON1DMKIII 70-200mm F2.8L 1/640 F2.8 ISO200   


The Nepalis
Nepal 2009CANON1DMKIII 70-200mm F2.8L 1/640 F2.8 ISO200

 

这是一张摄于六年前的一张照片,一位闲坐在Dubar Square的道地高龄老人家,希望他现在任然安康健在.

前几天工作遇到一位曾经共事的摄影老师傅,从事摄影行业已经二十年. 他不认得我,我主动的向他打个招呼,经我一提他才想起。虽然这次才是我们第二次遇见,彼此了解不多,但他给我的感觉非常友善谦虚。当日我们工作顺利愉快。他给了我他的名片,希望日后大家可以多多交流。拿着他的名片,我非常期待着他日可以向他多多指教. 临走前我还为他们的团队拍了几张合体照. 

因为客户要求当日提交相片,我处理了照片过后,趁着Burn CD的空档时间走去了泊车场抽烟。在泊车场第三次见到哪一位摄影师傅。我见他一面迷慌的看着电话里parking位置的照片, 忘了把车子泊在哪了. 我告诉他这里的泊车场有两个部分,不妨去另一边去找一找。然后就看着他迷慌的背影向另一边的泊车场离去.

当日,那一团队里的其中一位我认识的女同事很心急的向我要哪一张团体照,我还开玩笑的说不给,除非请我一餐麦记来交换. 

两日后的早上,收到哪一位女同事在凌晨时分传来的短讯,再次问我可以传送哪一张团体照给她吗?因为那天的摄影师傅在家里突然倒下,送去医院后就离世了,那是一张他们团体的最后的一张合照.

收到如此突然的坏消息令人觉得沉重. 人生真是太无常了,两天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无穿无烂,无病无痛。碰一声倒地,然后就走了. 而当日为他们拍的照片竟然是他人生中最后的一张合照. 

他的离世与我老爸的情况相似,都是那么的突然。
两天前的老师傅,我还记得他最后离开的背影,还为他拍了最后一张合照.
而我自己的老爸,我想不起见他最后一面的画面,身为一名摄影师,我竟然没有一张与他的合照...